古典文学之徐霞客游记·江右游日记一

日期:2019-11-12编辑作者:文学作品

车如鸡栖马如狗,绣衣使者蹒跚走。车如流水马如龙,四姓小侯行斗风。黄尘薄日长安路,玉勒珊鞭竞驰骛。驺唱之仪不听前,纷纷旗校彯缨怒。乱箠挝马马横触,进退仓皇真击毂。旋抽左右又参差,我未断鞅君脱辐。大珰喊怒坌来前,一僮一仆絷送官。触忤纷侯罪当死,又向车中捉御史。御史觥觥立殿中,南台况复称端公。翁主犹须避赤棒,贵游孰敢干青骢。千步清道九华盖,王公皆当顿轭待。奈何翻欲截角来,凭藉张皇毋乃太。圣明四海方照临,强宗乃尔相凌侵。朝廷不惜赫赫法,御史偏有休休心。挥鼠辈窜等闲耳,细事何须告天子。旁观父老亦咨嗟,还是大臣知大体。峨冠怒马犹龂龂,暂从亭长赦宪臣。亭长叩头还告语,今朝姑纵御史去。——清代·盛昱《捉御史》

已分埋沙碛,宁知刷羽翰。丘山臣罪重,天地主恩宽。蹀躞新骢马,巍峨旧铁冠。喜深悲转剧,望阙涕汍澜。——清代·谢济世《乙卯十月十七日蒙恩赐环口号》

丙子十月十七日 鸡鸣起饭,再鸣而行。五里,蒋莲铺,月色皎甚。转而南行,山势复簇,始有村居。又五里,白石湾,晓日甫升。又五里,白石铺。仍转西行,又七里,草萍公馆,〔为常山、玉山两县界,〕昔有驿,今已革革除矣。又西三里,即南龙北度之脊也。其脉南自江山县二十七都之小筸gān岭,西转江西永丰东界,迤逦至此。南北俱圆峙一峰,而度处伏而不高,亦束而不阔。脊西即有一涧南流,下流已入鄱阳矣。洞西累石为门,南北俱属于山,是为东西分界。又十里为古城铺,转而南行,渐出山矣。又五里,为金鸡洞岭。仍转而西,又五里,山塘铺,山遂大豁。又十里,东津桥,石梁高跨溪上。其水自北南流,其山高耸若负扆,然在玉山县北三十里外。盖自草萍北度,即西峙此山,一名大岭,一名三清山。山之阴即为饶之德兴,东北即为徽之婺wù源,东即为衢之开化、常山,盖浙、直、豫章三面之水,俱于此分焉。余昔从堨yè埠山裘里,乃取道其东南谷中者也。渡桥西五里,由玉山东门入,里许,出西门。城中荒落殊甚,而西,城外市肆聚焉,以下水之埠在也。东津桥之水,绕城南而西,至此胜舟。时已下午,水涸无长舟可附,得小舟至府,遂倩之行。二十里而暮,舟人乘月鼓棹夜行。三十里,过沙溪。又五十里,泊于广信之南门,甫三鼓也。沙溪市肆甚盛,小舟次停河下者百余艇,夹岸水舂之声不绝,然闻其地多盗,月中见有揭而涉溪者,不能无戒心。广信西二十里有名桥濒溪,下流又有九股松,一本九分,参霄竞秀,俱不及登。

捉御史

清代:盛昱

(1850—1899)宗室,镶黄旗人,字伯熙。光绪二年进士。授编修。累迁国子监祭酒。精经史舆地及清代掌故,与缪荃孙、沈曾植称谈故三友。有《郁华阁遗集》、《意园文略》、《雪履寻碑录》。

盛昱

冲烟踏雪破风尘,垂老还京剩此身。十一年中三至者,万千里外再来人。携囊贮句虽云富,托钵偿逋未了贫。若问个中无限意,新衔自署更生臣。——宋代·章甫《闻苏斋还京谢恩复守台郡次韵》

闻苏斋还京谢恩复守台郡次韵

长安久建粤西堂,好憩同人走马忙。自昔会来膺凤诏,而今还仰锡龙章。轩诗雅爱吟花胜,壁剑高悬射斗芒。云里帝城今即是,天风时度御炉香。——宋代·章甫《次苏斋再来草元韵》

次苏斋再来草元韵

云锁枫亭驿,风狂雨过溪。乱流争赴壑,涨浪欲无蹊。沙压桥吞石,崖悬马滑泥。行行都且止,不是为途迷。——宋代·章甫《枫亭阻雨》

枫亭阻雨

宋代:章甫

云锁枫亭驿,风狂雨过溪。乱流争赴壑,涨浪欲无蹊。

沙压桥吞石,崖悬马滑泥。行行都且止,不是为途迷。

1

乙卯十月十七日蒙恩赐环口号

清代:谢济世

(1689—1756)广西全州人,字石霖,号梅庄。康熙五十一年进士。授检讨。雍正四年,任御史,劾田文镜贪虐,忤世宗,遭遣戍。七年,又以注释《大学》不宗程朱,论死,宽免。乾隆时得召还,授湖南粮道,复坐事解任。旋改授驿盐道。有《梅庄遗集》等。

谢济世

波流汤汤,逝不竭兮。出日入月,景不灭兮。人命无常,递相阅兮。——清代·魏裔介《薤露歌》

薤露歌

残山不成壁,荒园不留畦。朝出唱迷阳,暮归闻子巂。卓哉茶村叟,郁为周遗黎。心肝自倔强,须发任排挤。精魂恋文字,千秋首肯低。庶骑黄鹤来,念往意怆凄。盖棺欲作诔,旁无黔娄妻。有子归异教,麦饭绝幽栖。酸吟出苦口,不饱如寒齑。佳日非汝有,独夜知天倪。孟陬月初阙,词客开高斋。四壁罗古献,斗山相与齐。鲁酒非盗泉,允宜先生哜。颓唐亦老手,刻意辟恒蹊。一歌秦淮曲,百金贱如泥。——清代·谢章铤《正月十六日杜茶村先生生日同炯甫雪沧集颖叔欧斋以目辟町畦分韵得畦字》

正月十六日杜茶村先生生日同炯甫雪沧集颖叔欧斋以目辟町畦分韵得畦字

儿来前,自尧经今凡几年。儿强记,自尧经今凡几帝。儿时应对稍逡巡,母颜变色旋恚嗔:陈箧孙志学人责,稽古胡不如妇人?吁嗟乎!母言在耳,儿颜犹泚。安得我母常嗔儿常泚,于今劝学无闻矣。——清代·谢道承《承晨昏省侍太夫人,必诘问史事,或对稍延,诃责随之,今不复闻矣》

承晨昏省侍太夫人,必诘问史事,或对稍延,诃责随之,今不复闻矣

清代:谢道承

儿来前,自尧经今凡几年。儿强记,自尧经今凡几帝。

儿时应对稍逡巡,母颜变色旋恚嗔:陈箧孙志学人责,稽古胡不如妇人?

吁嗟乎!母言在耳,儿颜犹泚。安得我母常嗔儿常泚,于今劝学无闻矣。

1

十八日 早起,仍觅其舟至铅山之河口。余初拟由广信北游灵山,且闻其地北山寺丛林甚盛,欲往一观。因骤发脓疮,行动俱妨,以其为河口舟,遂倩之行,两过广信俱不及停也。郡城横带溪北,雉堞不甚雄峻,而城外居市遥控,亦山城之大聚落也。城东有灵溪,则灵山之水所泄;城西有永丰溪,则永丰之流所注。西南下三十里,有峰圆亘,色赭崖盘,名曰仙来山。初过其下,犹卧未起,及过二十里潭,至马鞍山之下,回望见之,已不及登矣。自仙来至雷打石,二十里之内,石山界溪左右,俱如覆釜伏牛,或断或续,〔不特形绝崆峒,并无波皱文,至纤土寸茎,亦不能受。〕至山断沙回处,霜痕枫色,映村庐而出,石隙若经一番点缀者。又二十里,过旁罗,南望鹅峰,峭削天际,此昔余假道分水关而趋幔亭之处,转盼已二十年矣。人寿几何,江山如昨,能不令人有秉烛之思耶!又二十里抵铅山河口,日已下舂,因流平风逆也。河口有水自东南分水关发源,经铅山县,至此入大溪,市肆甚众,在大溪之左,盖两溪合而始胜重舟也。

本文由新萄京官网发布于文学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徐霞客游记·江右游日记一

关键词:

题廉孝廉小万柳堂图同凤孙作原来的书文[盛昱古诗]

文学作品,北人入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始自黄炎战。营卫无常处,行国俗未变。淳维王故地,分歧不窋窜。GreatWall绝...

详细>>

失题 其二原文[盛昱古诗]

平生五岳志,局迹一閧内。西履愺题颠,东至田盘背。纵横四百里,牛转蚁附蚁。最录天下碑,一一识所在。脱鞿事...

详细>>

北宋李师师是谁?李师师和宋徽宗的爱情故事结局是怎样的?

对于古代才子佳人的故事,人们已经是听的不能再听,就连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也不算的新鲜,李隆基马嵬坡下念杨妃...

详细>>

民国高等学府有哪些?

提起上海的高等教育也即上海的着名大学,人们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到两所全国知名的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

详细>>